您的位置:名人名言网 > 举止言谈 > >> 《尚书注疏》说:“ 化

《尚书注疏》说:“ 化

2018-1-13 15:47:13

  “士大夫”已是远去的历史,尤其经过极左的,认为士大夫们养尊处优,予以鄙薄,以至对士大夫的生活风貌不甚了了。

  2014年的网络上,流行一句说法:“不,就怕有文化。 ”这是针对文人痞子化倾向而发出的议论,有些学者据此而提出学习“贵族”的问题,这是以、、自尊为特征的贵族为参照,惯常是以法国大时易十六皇后为,说的是当皇后走场时,不小心踩到的脚,皇后依然彬彬有礼地说了声:“对不起!”从容地断头台,这一被不少文章所引用。

  其实,中国并不缺少这样的,孔子的学生子,在一次战争中丧生,临终前最后一个动作是把自己的帽子放端正,面对死亡保持了自己的。楚汉之争,项羽兵败汉江,有机会逃生,因为无颜见江东父老一念,宁可自刎而不去逃生。不论是士大夫的子,还是贵族项羽,其风貌是同样的,嗣后贵族消失了,士大夫却代代相沿,所以在认识贵族的同时,更应该了解中国的士大夫,他们的风貌和文化担当。

  士大夫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英,现代知识的前身,它从先秦至清末延续有数千年的历史,随着中国现代化的发展,这一阶层已不复存在,但士大夫的生活方式与风貌仍然为现代人所向往,人们常用“最后的士大夫”来标榜某个现代学者,例如人们在怀念王元化、李慎之的文章中,就不乏这种称誉,如今又把这一声誉赋予令人的学者周有光、杨绛,可见士大夫的魅力至今不衰。

  然而“士大夫”已是远去的历史,尤其经过极左的,认为士大夫们养尊处优,予以鄙薄,以至对士大夫的生活风貌不甚了了。本文即以晚明士大夫为话题,再现知识先辈的生活风貌与文化担当。

  生活风貌是什么? 是生活的情感、情绪、和崇尚,是人类情绪的体现。士大夫往往有优越的经济条件,与生活在底层的贫民有别,但他们的追求和崇尚,又超越阶级,养育一代人的文化担当,展现了士大夫们的生活理想和追求。

  明清之际,思想活跃,人才辈出,“性灵说”、“童心说”、“情教说”风动一时,种种离经叛道,追新求异之说,说明这是生机勃发的时代。与士大夫们悠游岁月最贴近的生活意识,自有一番新的气象和追求。

  生活,是人类的基本需求问题。不同的国家、种族和地区的人们,生活需求相似,都需要吃饱穿暖,而理解各有不同,对于什么是生活? ,从圣贤哲人到凡夫俗子,各有各的理解,各有各的说法。

  中国古人很早就有“生活”这一用语,最古老的史籍《尚书》记述: “流谓徙之远方;放,使生活。”(1)《孟子》说:“自作其灾孽,不可得而生活也。”(2) 东汉应邵的《风俗通义》记载,秦始皇燕国人质太子丹,使他“可得生活”(3) 。在古人眼中,给流放、人质归国,或对手自不得活命,都称之谓“生活”,这是让人活下去,使生命继续存在,因此“生活”与“活命”是同一意义,

  此种理解乃是者的对敌方略,而对驯服的臣民来说,“生活”自有不一样的说法。《尚书注疏》说:“ 化,重养下民也。此言生民。宣十二年《左传》云:分谤生民,皆谓生活民也。”(4) 臣子对戴德的常用语是:“仰希陛活之恩”(5)此“生活”是被“养活”的意思,是者的恩赐。

  从老百姓方面理解生活,是浅显、直白的,生活就是有饭吃,有衣穿,有维持的必需品。“民非水火不生活。”(6) “奉庙,共粢盛,人所食以生活也。”(7) 因此生活在中国的延伸意义,又是“谋生”的同义词,如: “寒士欲谋生活,还是读书。”(8)“认媪为假母,稍作烟花生活。”(9) 等等。

  从老百姓方面来理解,是浅显、直白的。生活就是有饭吃,有衣穿,有维持的必需品。民间大俗话说的是中,谋生叫“糊口”,工作叫“饭碗”,以及“干活”“生计”、“生理”、“做生意”、“做生活”“营生”,种种以劳动求得报酬的术语,都与“生”或“活”相连,是维持生命的基本保障。

  让生命延续,以求得,是生活的第一要义,从这意义上说都相同。 然而虽是生活的第一要义,可这是人类最原始的本能,是活命的最低需求。人是有的,受需求的激励,不断提升,当吃饱穿暖的生理要求满足后,就会产生安全保障、社会交往、情感归属和发挥个人才能是要求,从低级向高级逐步推进。无止境,需求也就无止境,一种满足后,又向更高级的攀登,不断,攀登不息,人类文明就是在不断地满足和攀登中创造的业绩。1943年美国心理学家马斯洛在《人类动机的理论》中提出人类生活需求的五个层次,即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和实现的需求。1954年又推出《激励与个性》一书,进一步提出求知与审美的需求,自此人们将生活的需要概括为五个或七个层次,更多的学者是将后两种归入实现的层次。因此生活需求的五层次论,成为当今最能反映人类发展的重要学说。

  人类怎样才能达到发展? 这有赖于人们在谋生之外有更多的时间由自己支配,发展自己的兴趣和爱好。通常是指“休闲”,这有两种内容: 一是休息、娱乐;二是自行选择爱好,发展特长,增加智慧和才干,这看似非物质形态,却兼有创造物质和价值的双重功能。对休闲,文化人是最的阶层,他们都是有产有识之士,不愁衣食,不必为谋生操劳。读书、休闲是生活的主要内容,中外都有相似之处,其中尤以休闲是生活价值的关键所在,文明古国各有各的特色。

  亚里士多德在《学》一书中,把休闲视为“科学和哲学诞生的基本条件之一。”他创立的学派称为“散步学派”,因为许多思想的生成,是在散步闲谈中撞击的火花。雅典的文化人多喜欢在野外,社会交往和争论也多半在户外,甚至在喧嚣的街市或运动场上都能听到文人雅士的滔滔雄辩。不仅如此,“学校”一词源于希腊文,本意就是休闲,这就是说,学校是一个休闲场所,可以地追求知识,用现代语言说,这是快乐阅读。

  虽然古希腊思想家把休闲看作学习知识的条件,给予高度评价,但把休闲作为一门学问,以人的休闲方式、休闲心理和休闲观念为研究对象,才有一百多年历史,马克思是始创者之一,他高度评价休闲的作用,在他笔下“休闲”,又译为“时间”,即非劳动时支配的时间,马克思预言未来的社会: “衡量财富的价值尺度将由劳动时间转变为时间即增加使个人得到充分发展的时间”又说:“时间,可以支配的时间就是财富本身。”现代哲学家皮晋尔认为,休闲是一种状态,是沉浸在创造过程中的机会和能力。美国心理学家凯利认为,休闲是人一生中最能持久发展的舞台。毫无疑义的是,随着时代的前进,对休闲的价值愈来愈得到重视。这是生命活动的最佳状态,人类发展的必要条件。因此在思想史上提倡休闲,享受休闲,高度评价休闲作用的思想家不胜枚举,被中国学者忽视的是,明清士大夫对休闲的看法已蕴有现代因素,而在中国思想史著作中几乎不置一词,不能不说这是一种偏失。

  休闲,从字义的象形来看,“休”是人倚木而息;“闲(繁体字)”是倚门望月,都表现为一种、安闲的状态,形象地表现了我们祖先对休闲的最初认识。在古籍中的用语,也是指非劳动时的休息状态,如“民亦劳止,汔可小休。惠此中国,以为民逑。”(10)“劳农夫,以休息之。”(11)“劳而不休,亦将自息。”(12)从先秦民歌《诗经》到家的高论,都是将休息看成劳动的补充,是恢复劳动力的手段。

  明人说“休闲”,的语词为“清闲”,别小看这一字之差,却有境界的不同。对“清”字,中国人是情有独锺,在汉语词汇中,许多美好的称誉,往往是清字当头: 卓越的才能是清才,志行高洁的称清士,儒雅的文章称清文,的官员称,的友情为清交,还有清秀、清名、清醇、等等,凡属令人的人品、举止,物性、事理,几乎都要冠上一个“清”字。休闲以“清”当头,极大地提升了休闲的品位。

  “读书,最乐之事,而懒人常以为苦;清闲,最乐之事,而有人病其寂寞。就乐去苦,避寂寞而享安闲,莫若与盘桓,文人讲论。何也! 与君一夕话,胜读十年书。既受一夕之乐,又省十年之苦,便宜不亦多乎? ”(13)

  “春去春来,白头空自挨。花落花开,红颜容易衰。等浮埃,光阴如过客。休慕云台,安在哉! 休想蓬莱,神仙真浪猜。清闲两字钱难买。”(14)

  “名利不如闲,常语也。然所谓闲者,不徇利,不求名,澹然无营,俯仰自足之谓也。而闲之中,可以进德,可以立言,可以了之故,可以通之理。”(15)

  他们渺视,浮云富贵,把清闲看生的最大快乐,不论是独坐空庭,或是谈学论辩,无拘无碍。可这要有相应的条件,那就是有一个清雅的,士大夫们最向往的是,“竹楼数间,负山临水;疏松修竹,诘屈委蛇;怪石落落,不拘。藏书万卷其中,长几软榻,一香一茗,同心良友,闲日过从,坐卧笑谈,随意所适,不营衣食,不问米盐,不叙寒暄,不言朝市,丘壑涯分,于斯极矣! ”这里有喜逢知己,坐卧谈笑的,也有沉思,自甘孤独的。无锡园林有一“忘言斋”,悬挂的一联是: “几年埋迹在丘樊,一室重关可避喧。窗外云峰常满目,主人终日复何言?”(16)不论是动,是静,追求的是一种怡然的情怀。

  静时,不是无所作为,“凭虚独得超然意,尽从静里观。”这是中国士大夫的思考方式,在明末风动一时,具有启蒙建树的李贽自称“四海闲人”,标榜“闲中无事,好与前辈。”(17)前文所引“闲之中,可以进德,可以立言,可以了之故,可以通之理。”表明中国思想家与古罗马哲人一样,也是在清闲中思考之理,所不同的是思考的内容不一样。在古代引起人们激辩的是世界的本原是水,是火,是气,还是数? 这是对哲学的探讨。而中国士大夫热衷的是朽,即立德、立言、立功。身闲心不闲,念念不忘进德,所以清闲在中国士大夫中,也是一种立身处世的境界。

  晚明吏治,党派纷争,不上朝,官员不理公务,相互间党同伐异,争名逐利,从中央到地方卖官鬻爵成风,但有一官半职,便枉法,人们不堪其扰,形容大小官员说: “知县是扫帚,太守是畚斗,布政是叉袋口,都将是京里抖。”官僚机构千孔百创,正如万历首辅方从哲所说,国家机构已到了“职业尽失,上下解体”(18)的地步。士大夫们自幼接受崇尚名节的教育,眼看朝政的,有人为虎作怅;有人置若罔闻;有人变成假;但也有一批修身养德之士,在浊浪翻滚的中,不愿同流合污,激流勇退。在这种背景中,很容易出现两种人,即隐士和狂人,这在明代形成一道风景线。


每一次点击都有惊喜!